打開泰伯APP,感受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立即體驗

海航將被國資接管?國資委表態支持航司重組,海航系多個股票漲停

南方都市報?2020-02-21 10:30:26

摘要: 截至目前,海航官方暫未承認該消息的真實性。

  疫情的突襲令包括航空在內的整個出行行業都受損嚴重,許多企業的現金流乃至生存狀況都陷入困境。2月19日,一則有關“海南航空要被拆分重組”的消息成為熱搜話題,在網絡上流傳。相關傳言提到,海航將被拆分,旗下資產會被劃歸國航、南航、東航進行重組,也有消息稱海南省政府正在談判接管海航集團,海南銀行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王年生將任海航董事長。

  截至目前,海航官方暫未承認該消息的真實性。海航集團一位高管2月20日對外回應稱,“集團最近無相關調整動作,不知道這些傳聞從何而來,”但并未透露相關部門向海航派駐的工作組調整情況。一位曾在海航工作近10年的員工告訴南都記者,對于海航集團而言,海南航空是最重要最健康的資產,航空主業拆分重組的消息不太可靠,但現實是面對疫情,所有航司一樣承壓。

  2月20日開盤,海航控股高開報1.76元/股,漲幅達10%,遠超三大航同期,總市值296億。海航控股、海航投資、海航創新等海航集團旗下上市公司股票均漲停,海航科技、海航基礎股票漲幅也均超過5%。

海航將被國資接管?國資委表態支持航司重組,海航系多個股票漲停

海航股價實時行情

  公開信息顯示,海航集團成立于1993年,從單一的地方航空運輸企業發展成為以航空旅游、現代物流、現代金融服務為核心主業的大型企業集團。南都記者曾報道,2017年底陷入資金鏈困局以來,從以往的“買買買”轉為“賣賣賣”的狀態,曾經持續通過信托借款、轉授股票、撤資、賣地套現、拋售資產等一系列方式減輕沉重債務。2018年,一則“海航集團有限公司聯合創始人、董事長王健意外離世”的消息迅速令海航的資金困境“雪上加霜”。

  據報道,在2018年處置了金融地產等3000億元資產后,海航2019年上半年的資產負債率不降反升,仍有超過7000億元債務待償。截至2019年底,海航集團的官網產業板塊部分已由原來的七大產業集團,縮減為海航航空和海航物流兩個產業集團;到如今,該板塊僅存海航航空。

  即便如此,南都記者注意到,在2018年底-2019年,一直對外強調“關停并轉非航空主業資產、聚焦航空主業”的海航也開始對旗下航司的股權做“松綁”,并處置一系列飛機資產,以實現資產負債結構科學化。

  例如,海航先在2018年宣布轉讓烏魯木齊航空股權,引入烏魯木齊市政府下屬子公司;又在2019年宣布對首都航空進行股權重組,由北京市政府下屬的首旅集團控股;也是在這一年,海航轉讓天津航空控股權,以促進地方經濟及航空公司協同發展,該轉讓甚至為海航2019年的業績帶來了約22億元的收益。此后又同樣通過與政府簽約的形式出讓了旗下西部航空和北部灣航空的控股權。2019年早些時候還有消息稱,海航旗下的金鵬航空將由江蘇省收購,并更名為“江蘇航空”,主基地將由上海變為南京。但該消息并未被官方證實。

  對于向主業“開刀”,海航集團黨委書記、董事長陳峰在接受媒體采訪時曾對外解釋稱,把大股東的位置讓出來,負責運營管理,以此獲得地方的支持和資源。陳峰還表示,后續海航旗下其他地方航空公司也會按照這個模式進行股權調整。

  得益于公司主營業務經營改善及資產處置收益增加、航線補貼收入增加等因素,今年1月底,海航控股曾初步測算,預計公司2019年度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的凈利潤為4.5億-6.75億元,較上年同期(虧損35.91億元)相比,將扭虧為盈。預計同期實現歸屬于上市公司股東扣除非經常性損益后的凈利潤為-16億--22億元,而上年同期該數值為-40.845億元。

海航將被國資接管?國資委表態支持航司重組,海航系多個股票漲停

海航控股公告

  陳峰在2020年的新年獻詞中回顧2019年時曾這樣總結:這一年海航摸清了家底,形成了破解海航流動性風險的整體方案,堅決處置資產,想辦法兌付公募債和投資理財產品,守住不發生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底線;經歷資金短缺、工資遲發、緩發等問題,調整了組織架構和運營模式,裁剪了臃腫機構和人員,增收節支過緊日子。“2020年,是海航化解流動性風險的決勝之年”,要“在有限時間內打一場翻身仗。”

  不過,受限于客觀環境形勢,加上疫情的暴發,當下航空業普遍形勢并不被看好。依據此前披露的公告,今年1月份,海航的收入客公里、噸公里、載客人數、貨運郵運量、載運率等多個指標環比、同比均出現不同程度的下降——國內、地區、國際合計載客人數461.2萬人,同比下降了34.97%;載運量(按收入客公里(百萬))同比下降了29.92%;合計載運率74.35%,其中客座率同比下降9.21%。

  官方數據稱,截至2020年1月底,海航集團合計運營 357 架飛機。海航控股融資融券信息顯示,2月10日以來至今,融資凈償還至少4700余萬元,2月19日融資余額8.31億元。在2月初,還有香港媒體報道稱,海航集團旗下香港航空宣布公司計劃裁員約400人,又要求在港的地勤人員到6月期間每月放至少2星期無薪假,或每星期工作3日,同時又向空中服務員及機師推行無薪假計劃,以維持經營。

  有航空業內人士對南都記者談到,“航空業外表看著很光鮮,福利待遇還還行,但基本都是國企風格,上升空間很有限”,一旦公司薪資等問題無法保障,人員尤其是年輕人流失率較高。

  疫情對于行業的影響依然是接下來最大的變數。依據民航局發布的數據,今年春運40天民航發送旅客3839萬人次,同比去年減少47.5%,其中2月18日單日發送旅客16萬人次,同比下降達91.2%。中金交運研究分析稱,預判疫情對2 月數據的負面影響更大,但對航空出行的影響總體上是階段性的,當前估值處于較低水平,長期投資者可適時逢低布局。

  南都記者了解到,現階段,各家航空公司都基于自身的航線網絡和運輸資源,大量投入人力、物力和財力保障疫區醫療等應急物資的輸送。海航集團2月17日發布的消息稱,已緊急運輸救援物資超600噸,旗下機場保障進出港防疫物資350余噸,先后10次包機運送醫護人員馳援湖北,總投入近3000萬元。

  有民航業分析人士認為,在當下,以三大航為代表的主要航司應減少旅客的損失、服務于抗疫的民航運輸保障,中小航司更需減少航班、退租飛機、計劃維修等降低供給,抓住現金流,才能熬過冬天。另有觀點指出,如果海航拆分給三大航,還需要搞清楚作為民營企業的海航資產劃撥、債務償清、以及子公司地方股份處理等一系列的問題,只有可能出現系統性風險如資不抵債時,才可能被政府派駐工作組更換人員。

  在2月18日的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舉辦的新聞發布會上,國務院國資委副主任、黨委委員任洪斌對“航空業有公司可能會頂不住,是否可以借機進行行業重組整合”的問題表態稱,在經濟出現挑戰、疫情日趨復雜的情況下,航空企業是不是重組的好機會,應尊重企業的意愿,按照企業自身發展的需求,按照行業發展的規律,“在這個問題上,國資委也會像平常的結構調整一樣去支持企業。”“目前,他們的主要精力還放在抗擊疫情,如何執行好包機任務上。”

打開APP,查看更多內容
[責任編輯:神璐璐]
聲明:泰伯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每一篇深度報道,解讀數字經濟、推動商業向善、定義轉型中國。關注泰伯網微信公眾號,了解最全面的行業資訊。我已加入“維權騎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權保護計劃。

打開APP,查看精彩評論
  • GIO企業家俱樂部會員
  • 泰伯智庫

加入GIO俱樂部,連接GIO、連接產業、連接資本、連接海外。

聯系電話:13522258461

猜你喜歡

熱文推薦

精彩活動

更多>>
用什么赚钱最快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