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泰伯APP,感受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立即體驗

尋找黃燕玲:零號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謠言

賈敏 時代周報?2020-02-20 10:11:40

摘要: 誰是零號病人?

  武漢市江夏區,有一處名為中科武漢病毒所鄭店園區的地方,這里有一棟灰色樓房,中國首個P4 實驗室就建在這里。

【特別報道】尋找黃燕玲:零號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謠言

  其全稱是國家生物安全四級實驗室,也被稱作是武漢P4實驗室。在國內,它是等級最高的病毒研究實驗室。

  日前,武漢病毒研究所發布了一則辟謠聲明。

  聲明所指,是近日流傳的一則傳言:武漢病毒研究所所畢業生黃燕玲是最早感染新冠病毒的“零號病人”。此時,科技部出臺加強有關病毒管理的文件不久。

  但謠言被擴散后,包括黃燕玲導師,其所工作的公司紛紛辟謠,甚至其本人曾在同學群中稱:“我是黃燕玲本人,還健在。”

  黃燕玲究竟是怎樣被卷入“零號病人”傳言?這則流言又是怎樣如滾雪球一般飛速席卷網絡?

  01流言的開始:YouTube上的一條視頻

  2月15日凌晨,在微博上有一則留言開始流傳。“請關注一個叫黃燕玲的研究生。”

【特別報道】尋找黃燕玲:零號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謠言

  乍一看,這條沒頭沒尾的留言似乎令人摸不著頭腦,但不久,評論中有人開始解釋,為什么要關注這個名為黃燕玲的研究生。

  在傳言中,黃燕玲被稱作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0號感染者”,也就是被感染的第一個人。此時,“0號感染者”開始與武漢病毒研究所掛鉤。但這時,消息還在小范圍傳播中。直到當天下午,在國務院聯防聯控機制新聞發布會上,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司長吳遠彬介紹,科技部已出臺指導意見,要求加強對實驗室,特別是對病毒的管理,確保生物安全。有人將兩則消息聯系起來,作為武漢病毒研究所與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有關的證據。武漢病毒研究所踩在了風口浪尖上。此后,有人發現,這則傳言的源頭并不在微博,真正的“始作俑者”或許是來自國外視頻網站YouTube上的一位名為“stone記”的用戶。在他的YouTube主頁,的確有一條視頻,顯示其將此次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源頭指向黃燕玲。

【特別報道】尋找黃燕玲:零號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謠言

  這條視頻發布于美國時間2020年2月13日。早于國內開始流傳的時間。目前,已有30萬次播放量。

  02媒體跟進引發廣泛關注

  2月15日,這則流言一直都在小范圍流傳當中,并未引發大規模的討論。直到2月16日凌晨。2月16日0點06分,新京報發布一則對此報道《網傳武漢病毒所一研究生系零號病人,石正麗:無一人感染》。報道中稱,新京報在2月15日晚向武漢病毒研究所研究員石正麗、流感病毒實驗室研究員陳全姣求證,兩人表示,對病毒所是否有一位名叫黃燕玲的女研究生并不掌握,但可以保證武漢病毒所目前無一人感染新冠肺炎。

【特別報道】尋找黃燕玲:零號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謠言

  報道中稱,石正麗稱,“這個一看就是假新聞。”并稱“可以保證,包括研究生在內,我們所沒有一個人被病毒感染過,我們所是零感染。”

  隨著媒體的跟進報道,關于黃燕玲為零號感染者的流言開始引發廣泛的關注。不明就里的網友紛紛發表自己的看法。

【特別報道】尋找黃燕玲:零號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謠言【特別報道】尋找黃燕玲:零號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謠言

  此時,正是2月16日的凌晨。

  03武漢病毒所的官方聲明

  2月16日午間,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也發布聲明稱:黃燕玲同學于2015年在該所畢業獲得碩士學位,在學期間的研究內容為噬菌體裂解酶的功能及抗菌廣譜性,畢業后一直在其他省份工作生活,未曾回過武漢,未曾被2019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身體健康。

【特別報道】尋找黃燕玲:零號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謠言

  有記者聯系到黃燕玲所在的四川一家生物公司,并采訪了黃燕玲所在部門的負責人。據其稱,黃燕玲于2016年通過社招進入公司,從事生物技術工作。“她在正常上下班,身體沒有任何狀況,公司每天都在測體溫”。

  下午3點多,澎湃新聞采訪了黃燕玲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導師、武漢病毒研究所新發傳染病研究中心副主任危宏平。危宏平表示,黃燕玲自2015年7月于武漢病毒研究所碩士順利畢業后,一直在外地工作。經與本人確認,目前黃燕玲身體健康,一切安好。危宏平說:“網上的謠言真是太不靠譜了,完全失真。黃燕玲自畢業之后就去了相關企業從事生物工作,早已不在科研學術圈。她本人和我說,非常不希望個人生活被這種謠言打擾。”網傳黃燕玲本人也在武漢病毒所2012級校友群親自回應稱,“還健在。”

【特別報道】尋找黃燕玲:零號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謠言

  04誰是零號病人?

  本次有關黃燕玲的謠言會引發輿論軒然大波,其背景是此次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的“零號病人”目前尚未被鎖定并公布。“零號病人”,指的是第一個患某種傳染病,并開始散播病毒的病人。在流行病調查中,通常被叫做首發病例。在傳染病的發生發展和傳播過程中以及傳染病的認知、研究過程中首發病例一直是占有重要的地位。通過對首發病例的細致調查,能為疾病來源、病因分析、預測、控制措施采用、預警機制的建立提供大量寶貴信息。因此,這也是當下外界關注零號感染者的重要原因。此外,武漢病毒研究所也已經多次卷入疫情相關的傳言中。

【特別報道】尋找黃燕玲:零號病人,武毒所,和YouTube上的謠言

  中國科學院武漢病毒研究所始建于1956年,是中國專業從事病毒學基礎研究及相關技術創新的綜合性研究機構,現任所長是王延軼。2018年初,由武漢病毒研究所負責籌建的武漢國家生物安全實驗室——武漢P4實驗室正式運行。

  該所的石正麗研究員所帶領的團隊,是蝙蝠病毒研究領域的權威。不過隨著疫情的發展,“實驗室病毒泄漏”、“人為制造新病毒”等流言被當作是武漢病毒研究所及石正麗等人有關。石正麗本人在2月初回應稱:“2019新型冠狀病毒是大自然給人類不文明生活習慣的懲罰,我石正麗用我的生命擔保,和實驗室沒有關系。”

  盡管如此,針對病毒的管理政策也趨向嚴格。

  2月15日15時召開新聞發布會,介紹藥物研發和科研攻關最新進展情況。

  科技部社會發展科技司司長吳遠彬在會上介紹,為高效有序地推進全國應急科技攻關,科技部出臺《關于加強新冠病毒高等級病毒微生物實驗室生物安全管理的指導意見》,要求實驗室發揮平臺作用,服務科技攻關需求,各主管部門要加強對實驗室,特別是對病毒的管理,確保生物安全。

  截止目前,黃燕玲本人尚未正面回應,真正的零號病人是誰也仍未可知。

打開APP,查看更多內容
[責任編輯:鹿野]
聲明:泰伯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每一篇深度報道,解讀數字經濟、推動商業向善、定義轉型中國。關注泰伯網微信公眾號,了解最全面的行業資訊。我已加入“維權騎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權保護計劃。

打開APP,查看精彩評論
  • GIO企業家俱樂部會員
  • 泰伯智庫

加入GIO俱樂部,連接GIO、連接產業、連接資本、連接海外。

聯系電話:13522258461

猜你喜歡

熱文推薦

精彩活動

更多>>
用什么赚钱最快的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