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開泰伯APP,感受不一樣的閱讀體驗
立即體驗

中外專家:現無證據表明武漢新冠病毒為人工編輯

李在磊、陳曉君 南方周末?2020-02-06 11:09:17

摘要: 現在沒有證據表明2019-nCoV為人工編輯病毒,石正麗團隊的研究對公共衛生非常有用,外界誤解了該項工作。

  中國一家生物研究機構分析了此前發布的中華菊頭蝠分離所得相似度最高的病毒序列,四個鑲嵌體其中三個都有,“所以不存在人為,應該是天然存在”。

  “如果發生過人工編輯,我們可以檢測到人工編輯的證據。在這種情況下,現在根本沒有證據表明人工編輯的情況存在。”

中外專家:現無證據表明武漢新冠病毒為人工編輯

  1月29日,工作人員演示新型冠狀病毒mRNA疫苗研發實驗過程。(新華社記者 丁汀/圖)

  因為地處武漢疫區的中心,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以及旗下的P4實驗室,成為輿論的暴風眼,一直追蹤SARS病毒的研究員石正麗及其團隊也被推上了風口浪尖。

  據《中國科學報》報道,2003年的SARS疫情之后,國家為了加大對新發傳染病病原研究,在武漢病毒研究所成立了生物安全最高等級P4級別的實驗室。近來,隨著武漢疫情的極速升級,武漢病毒所遭受到連串質疑,包括被疑病毒是從該所泄漏。

  最新的質疑來自印度。2020年1月31日,生物學在線學術網站《bioRxiv》發表了印度研究人員Prashant Pradhan等人關于“2019年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的研究論文。論文指出,他們在當前引起大規模流行病疫情的2019-nCoV的突刺糖蛋白中,發現了4個僅存在2019-nCoV中的獨特鑲嵌體,其氨基酸殘留與艾滋病毒中的氨基酸一致或類似。而這種情況,不太可能在自然界中偶然出現。

  該論文在國內外學術界引起廣泛爭論,并于2月2日正式被撤稿。發表該論文的《bioRxiv》是成立于2013年的生物科學開放獲取預印本資料庫,也是中國科學家展示學術成果,進行國際交流的一個平臺。上傳于此的論文暫未經過同行評議。

  對此印度研究人員的結論,中國一家生物研究機構的研究員郵件回復南方周末記者稱,HIV病毒和武漢新冠病毒都為自然界存在,她所在研究機構分析了此前發布的中華菊頭蝠分離所得相似度最高的病毒序列,四個鑲嵌體其中三個都有,“所以不存在人為,應該是天然存在”。

  2020年1月23日,《bioRxiv》發表了來自石正麗研究團隊的研究論文。該研究稱,成功從此次疫情中的一名武漢患者病例樣本中分離出武漢2019新冠病毒,這為后續病毒致病機理、宿主尋找、疫情控制奠定扎實基礎。同時,發現在整個基因組水平上,2019-nCoV與蝙蝠冠狀病毒的同源性為96%,這意味著,蝙蝠極有可能是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宿主。

  石正麗團隊發表于2015年一項研究成果,也成為“攻擊”的靶心。2015年,石正麗團隊在《自然》雜志上發表論文,他們用中華菊頭蝠分離出的spike蛋白加小鼠中的SARS-CoV病毒骨架,嵌合成了一種新的病毒。該病毒在小鼠體內產生很高的病毒載量與致病的癥狀。該論文寫道:“我們的工作表明,目前在蝙蝠種群中傳播的病毒,有重新出現SARS冠狀病毒的潛在風險。”

  與之相對應,石正麗的學生,同樣來自武漢病毒所的研究員周鵬,曾在2018年發現過一種可致豬腹瀉的冠狀病毒,他在接受采訪時解釋說:“當然它們還都屬于冠狀病毒,而且在實際操作中,我們發現在同一只菊頭蝠中同時攜帶了SARS樣冠狀病毒和這次豬病的病毒。而冠狀病毒重組很厲害,就像搭積木一樣,我的模塊放在你那里,你的模塊放在我這里,說不定將來重組成什么。”

  綜合而言,有懷疑者指出,2019-nCoV有可能來自人工編輯,以及武漢病毒所掌握了編輯病毒且編輯出動物傳人的病毒的技術。

  近日,美國《科學》雜志記者喬恩·科恩(Jon Cohen)撰文回溯了石正麗的學術研究歷史以及2015年的研究成果。2月3日他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稱,2019-nCoV為人工編輯的可能性不大。

  石正麗2015年的上述研究成果在科學界引起了一定的爭議。當初,美國新澤西州羅格斯大學分子生物學家理查德·埃布賴特(Richard H. Ebright)曾公開表示,并不支持石正麗當年的該項研究。但是,近日他在接受南方周末記者采訪時也明確表示,2019-nCoV為人工編輯病毒的猜測非?;闹?。

  與此同時,與石正麗有過多年學術合作的美國生態健康聯盟主席、生態學家彼得·達薩克(Peter Daszak),于2020年2月4日接受了南方周末記者的郵件采訪。2013年,石正麗在《自然》雜志發表題為《利用ACE2為受體的蝙蝠SARS樣冠狀病毒的分離鑒定》的論文,彼得·達薩克是該論文的共同作者。這篇論文得出結論,為中華菊頭蝠是SASR冠狀病毒的自然宿主提供了最直接的證據,并且暗示蝙蝠源的冠狀病毒可以不通過中間宿主而直接傳播到人。

  彼得·達薩克明確表示,印度學者的論文并不可靠。他說,現在沒有證據表明2019-nCoV為人工編輯病毒,石正麗團隊的研究對公共衛生非常有用,外界誤解了該項工作。“研究者們顯然是對的,這次暴發表明這項工作預測正確。”

  外界誤解了石正麗的研究

  南方周末:石正麗發表論文認為,2019-nCoV可能的起源是云南蝙蝠攜帶的RaTG13,有96.2%的全基因組序列相似性。不過,科學界也有人認為,2019-nCoV起源于舟山蝙蝠bat-SL-CovZC45,全基因組序列相似性大概為88%,而且與武漢新冠病毒的Envelope蛋白氨基酸序列是100%相同。你認為武漢新型冠狀病毒更接近哪一個?這么高的相似度意味著什么?

  彼得·達薩克:目前只有石正麗(及周鵬等人)發表在《自然》雜志上的論文,可以作出SARSr-CoV RaTG13(相似度96%)的分析,因為樣本在武漢病毒所內。其他作者不擁有那種病毒,他們能夠分析的最近的病毒親屬是來自GenBank(受訪者注:GenBank是一個開放獲取的DNA序列數據庫)的SARSr-CoV ZC45(相似度88%)。在我看來,RaTG13顯然是武漢新型冠狀病毒的近親。

  然而,我們預計在中國南方還會有許多其他的冠狀病毒存在于蝙蝠身上,而且可能有大量的冠狀病毒更接近于武漢新型冠狀病毒。因此RaTG13可能不是這種新病毒的直接祖先。

  我們在SARS中看到了類似的情況。當我們在2005年采樣蝙蝠時,發現一些病毒與SARS-CoV(SARS冠狀病毒)有98%的相似度,但它們不能與人類細胞結合?,F在,15年過去了,我們已經鑒定出五十多種SARSr-CoV(SARS相關的冠狀病毒),其中許多更接近于SARS-CoV,還有其中一些可以感染人類細胞。

  南方周末: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P4實驗室內,儲存了很多蝙蝠冠狀病毒,據你的了解,包括上述兩種病毒(云南蝙蝠病毒與舟山蝙蝠病毒)嗎?

  彼得·達薩克:他們并沒有真正地“儲存”病毒。他們有蝙蝠樣本(血液、糞便、唾液、尿液),并且已經確定了它們攜帶的病毒的基因序列。在極少數情況下,他們能夠將病毒分離到培養液中。

  南方周末:2015年,石正麗團隊用中華菊頭蝠分離出的spike蛋白加小鼠中的SARS-CoV病毒骨架,嵌合成了一種新病毒,并在小鼠體內產生很高的病毒載量與致病的癥狀。這項研究在當時引起了爭議,認為是打開了魔盒,也成為這次武漢疫情外界質疑石正麗團隊的焦點之一。你如何看待石正麗團隊當年的這項研究?

  彼得·達薩克:這項工作被許多人誤解,它實際上對公共衛生非常有用。因為它有助于證明這些蝙蝠病毒是否真的能感染人類細胞,以及它們是否可能導致人類患病。當時,他們證明了這些來自蝙蝠進化枝的2b冠狀病毒是一個需要仔細研究的群體,而且它們威脅到公共健康。研究者們顯然是對的,這次暴發表明這項工作預測正確。

  印度論文不可靠

  南方周末:印度研究人員不久前發表了一篇引起關注的論文,稱發現武漢新冠病毒的spike蛋白有四個片段與艾滋病毒相似,稱這不太可能是偶然的。石正麗認為那是不可靠的“學術分析”。你有進一步支持或者反駁印度論文的依據嗎?

  彼得·達薩克:石正麗是對的,這篇論文不可靠。實際上由于科學家們的強烈批評,現在這篇論文已經被撤了。問題是,如果你分析這些所謂的類艾滋病毒插入物,它們也與一系列其他無害的生物體非常相似。這只是一次偶然,與生物學無關。

  南方周末:武漢病毒所研究員周鵬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我們發現在同一只菊頭蝠中同時攜帶了SARS樣冠狀病毒和豬病的病毒。而冠狀病毒重組很厲害,就像搭積木一樣,我的模塊放在你那里,你的模塊放在我這里,說不定將來重組成什么。”這是否意味著冠狀病毒能不斷重組出新的病毒?人工編輯病毒能看得出人工痕跡嗎?

  彼得·達薩克:在野外有如此多的蝙蝠,它們身上攜帶這么多的病毒,有時一個動物攜帶不止一個病毒。當病毒復制時,它們可以合并它們的基因組。這種“重組”產生了新的病毒,其中大多數可能無法生長和存活,但也有一些可以。

  是的,如果發生過人工編輯,我們可以檢測到人工編輯的證據。在這種情況下,現在根本沒有證據表明人工編輯的情況存在。

  大自然是每天都有新病毒進化的終極實驗室,有成千上萬的病毒是從未在哺乳動物身上發現的,希望我們能在出現更多流行病之前,找到所有這些病毒。

  南方周末:武漢病毒所曾公布一種叫做BatCoV RaTG13的冠狀病毒與新型冠狀病毒具有96.2%的序列相似性。然而,一種病毒發現近7年后,序列還能保持如此相似度是正常的嗎?這種病毒“暴露在自然條件下近7年后發生了獲得感染人能力的變異的可能性”,是不是遠低于“這種病毒在實驗室環境中被保存近7年,近日才變異并釋出的可能性”?

  彼得·達薩克:這個序列來自一個樣本。樣本已經冷凍多年,病毒沒有復制,因此根本無法進化。

  這種病毒出現的最可能的原因是,蝙蝠攜帶這種病毒的近親感染了一個人,可能是有人捕獵野生動物為食,野生動物感染了他們。正是這個過程導致了SARS、埃博拉、艾滋病毒和許多其他新疾病的出現。

  如果想了解為什么會出現新的病毒,我們就應該把重點放在使野生動物和人類接近的活動上,比如森林砍伐、道路建設、獵食野生動物和野生動物貿易。當科學家的工作對人類健康如此重要之時,我們需要停止責備他們。

  南方周末:武漢病毒所在發現BatCoV RaTG13近七年內,不對外公布其相關資料,特別是不公布相應蛋白序列與模型的選擇,這種做法是病毒學研究的常規操作嗎?還是說,有著不合理的地方?

  彼得·達薩克:通過快速生成短序列,我們已經在中國的蝙蝠體內發現了五百多種新的病毒。測序整個基因組需要做更多的工作,需要資金和時間來完成。然后分析序列,接著發表論文。我們不可能馬上做所有的工作,因為資金會用完,所以我們首先關注與SARS最密切相關的工作。

  我想當這個新型冠狀病毒被發現時,武漢病毒學研究所研究了所有蝙蝠的短序列,發現RaTG13看起來很相似,所以對整個基因組進行了排序,然后對此進行發表。這完全是合理、明智的。

  在此次疫情暴發之前,如果我們知道已經發現了更接近SARS的病毒,而只對一種與SARS相似度只有80%的病毒進行全基因組測序,那是不明智的?,F在,我們知道蝙蝠體內還有其他潛在的致病性病毒,我認為我們需要做更多的工作,從野生動物中取樣和鑒定病毒。

打開APP,查看更多內容
[責任編輯:王臻]
聲明:泰伯網登載此文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著贊同其觀點或證實其描述,文章內容僅供參考。

每一篇深度報道,解讀數字經濟、推動商業向善、定義轉型中國。關注泰伯網微信公眾號,了解最全面的行業資訊。我已加入“維權騎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權保護計劃。

打開APP,查看精彩評論
  • GIO企業家俱樂部會員
  • 泰伯智庫

加入GIO俱樂部,連接GIO、連接產業、連接資本、連接海外。

聯系電話:13522258461

猜你喜歡

熱文推薦

精彩活動

更多>>
用什么赚钱最快的速度